足球频道

6月4日血腥场面三十年后,中国人“集体健忘症”?

30年前的1989年6月4日大屠杀震惊了世界。

然而,日本迄今拒绝承认“大屠杀”,指的是100多万学生和公民的“反革命暴乱”,他们参加了争取民主和自由的和平斗争,每年都试图阻止6月4日的讲话。

更奇怪的是,30年后的今天,外国媒体开始关注:中国大陆人民也在与当局合作“忘记这段历史”?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冷漠了?美国之音(The Voice of America)报道称,六四事件仍对中国产生深远影响,但中国人,尤其是年轻人的记忆似乎越来越弱。很少有年轻人能认出“坦克手”王伟林在北京长安街上独自挡住坦克的标志性照片。

有些海外留学生甚至会问,六四事件会给我们个人和国家带来甚么好处?“遗忘是自上而下的,但它也是平行的,自下而上。

我认为人们勾结或配合(当局)忘记,主要是因为纪念五四运动的费用太高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失忆:回到天安门》(人民& 8217;srpublicoofmneisia:Tiananmen reviewed)。

驻北京的前NPR记者娄伊林哀叹道,中国人民甚至会主动与当局合作,选择性地忘记这段历史。

小日本从未忘记镇压没有停止,但小日本自己也从未忘记6月4日。

每当6月4日的周年纪念日到来时,当局都充满了敌人。

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。几乎所有与30年前悲剧有关的中国大陆人都被提前置于当局的控制之下。

“很难回忆起1989年在中国发生的事情,”林木莲告诉美国之音。“即使是非常小规模的私人纪念活动也是不允许的。

最近几个月,我们仍然看到人们因公开纪念六四事件而被判刑。

因此,我认为限制人民纪念六四镇压的措施已经升级。

佐治亚大学化学系的中国学生顾毅表示,这恰恰反映了日本小当局的信念,即像6月4日这样的重大历史事件是不能忘记的。

“小日本政府是个杀人犯。谋杀犯当然想抹掉他们的犯罪记录,”他说,“但是他们也知道他们不能抹掉他们。否则,它不会在每年6月4日左右发出警报。

林木莲对几十名在华外国记者进行的调查发现,其中相当一部分人表示,6月4日的报道受到小日本的限制和压制,要么受访者受到骚扰或拘留,要么受到小日本政府的直接警告或抗议。

“今天的中国领导人,要看看他们害怕什么。

显然,从他们对相关讨论和纪念活动的压制来看,他们非常害怕自己的过去和所做的事情。

”林木莲说道。

谎言继续被普通人所遗忘,但与此同时,谎言在小日本被主流人所接受?从邓小平“杀20万人,保持20年稳定”的话语开始,几代领导人“一个接一个地前进”,现在基本上给中国人民灌输了这样一种印象:没有当年的压迫,今天就不会有中国的繁荣。

林木莲说,年复一年,主流公众确实相信这一观点。

但现在出现了另一种观点,即知道真相会危及社会稳定。“同样,我认为这显示了官方宣传运动的涓滴效应,它改变了人们的思维。

他说:「这从很多海外华裔学生对六四事件的反应可见一斑。

林木莲认为,六四事件是中国历史的分水岭,也是中国政治、经济和社会的转折点。“从那时起,中国就没有政治自由化。

“学者高钱文告诉美国之音,朝鲜违背世界意愿在首都杀人,现代媒体对此进行了直接报道,这样朝鲜才能生存下来,主要是出于内部和外部原因。

内部原因是它迫使洗脑,并促进国家健忘症。外部原因是国际社会对小日本采取绥靖政策。

日本大规模的被迫“失忆症”让许多渴望正义和民主的人对未来失去了希望。

顾毅说:“现在,与30年前不同,中国正面临着一个数字极权政权和网格稳定维护。只要这个政权有能力维持稳定,就很难有像1989年那样的大规模街头运动。

“血腥的一幕如此难以忘记?然而,当“六四”事件被数百万人目睹,并被摄像机永久保存下来时,怎么能这么容易抹去呢?的确,许多人现在不想提这件事,但不想提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忘记了,不想问也不意味着他们永远无动于衷。

现在是权力集中稳定的时候了。6月4日的创伤就像一颗休眠的种子。但是如果未来出现权力集中的危机,谁知道种子不会发芽?”易建联说,古代彩票网站的第一页。

许多人仍然坚信六四不会也不会被忘记。

“当朝鲜(1989年)点燃坦克和机枪时,学生和知识分子都离开了现场,但北京的普通民众起了带头作用。

“支持民主的活动人士、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陶俊说,北京居民后来被逮捕,并被判处悲惨的生活,人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。

但他们从未表示遗憾。

王陶俊说,在“六·四”大扫除后,普通民众成为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。

国际社会已经意识到对日本的幻灭。现在,日本已经开始向海外伸出长臂。

林木莲说:“在6月4日的30周年纪念日,日本也有一个长期、持久和非常成功的行动来影响外部世界的看法。

“国际社会如何对待它?高钱文问:“为什么国际社会不反思60周年和40周年?国际社会对小日本一直采取绥靖态度,放弃了与中国做生意应该坚持的原则。

“但是,”现在他们醒了,因为过去的幻想和误解已经被打破,也就是说,中国的经济发展将自然地由恶变善,并融入国际社会以遵守国际规则。

然而,当我30年后醒来时,我发现中国成为一个大国后,它非但没有遵守规则和承诺,反而非常咄咄逼人,想要用具有中国特色的价值观来取代和改写国际规则。

“幸运的是,国际社会现在已经觉醒,还不算太晚。

”高钱文说道。

发表评论